孫水娟的藝術人生(一)
發表時間:2019-06-29 08:27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姚建平 圖:王冠杰  點擊:

孫水娟是誰?她是中國陶瓷藝術百花園中的一朵奇葩,是河南省禹州市御鈞齋原創鈞瓷博物館的造型師。

剛剛三十八歲的她,已經在鈞瓷行業一直不間斷地摸爬滾打了二十年,年紀不大道行深。一直以來,孫水娟只做原創孤品,她的鈞瓷作品,支撐著大半個御鈞齋鈞瓷原創博物館。 

孫水娟是河南省工藝美術大師,河南省“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第三屆中國陶藝造型金獎獲得者,全國工藝美術百花獎金獎獲得者,是許昌市勞模和許昌市拔尖人才,獲得國家專利證書,還是為數不多的“許昌工匠”技能大師工作室擁躉者。 

如此多的殊榮使孫水娟備受矚目。在中國鈞瓷界,擁有眾多桂冠的鈞瓷藝術大師鳳毛麟角,使人刮目相看。更吸引眼球的,是孫水娟與前輩們巨大的年齡差,使她成為中國鈞瓷界的一匹黑馬。

 

結緣鈞瓷遇良師


從十八歲到三十八歲,整整二十年,孫水娟把自己最美好的年華奉獻給了鈞瓷原創藝術。時間,證明了孫水娟與鈞瓷長久的緣分。

白天,如果她不在工作室就一定會在去工作室的路上,兩點一線的簡單生活,孫水娟卻過得有滋有味。

她說,只要手里有泥,生命就不會空虛,從腦海泄入指尖的靈感就不會枯竭,這一生,已經徹底淪陷于鈞瓷造型而不愿自拔。鈞瓷藝術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她的作品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情感和對世界的認知,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閱歷的豐富,她的鈞瓷造型藝術不斷刷新高度,靈感來源也更加寬泛。她的所思所想都通過鈞瓷造型去深刻詮釋,深陷其中并樂在其中。

如果你觀看了孫水娟鈞瓷作品誕生的過程,會更加欽佩一個女造型師的執著與靈性,她是一個值得被記錄、值得被知曉、被傾聽的鈞瓷藝術家,她的藝術人生呈現出純粹的光芒。

 回望來路,滿程芳菲一路歌,孫水娟一臉幸福,滿懷感恩。十六歲,她聽從恩師孫嘯虎的建議:無緣大學,就學一門賴以生存的技藝吧。

十八歲,剛剛從鄭州玉雕學校畢業的孫水娟遇上了鈞瓷,中國陶瓷工藝大師任星航是她的鈞瓷藝術啟蒙老師,高起點,嚴要求,為孫水娟的藝術道路奠定了堅固的基石。

機緣巧合中,孫水娟與中陶協副主任趙學仁先生十六年的的師徒情義填充著御鈞齋鈞瓷原創博物館的巨大上升空間。可以說,天時地利人和,共同造就了孫水娟的藝術人生。

 

仲夏時節,凌霄花的藤蔓以葳蕤之勢向上攀爬,粉色的合歡以五厘米的秒速飄落窗前,室內的多肉在明亮的光線里微笑,沏好的茶在她身旁的矮幾上香氣氤氳,工作臺上的作品《絲路瓷語》已具雛形。

祥云升騰的底座上琵琶以飛天之姿飄飄欲仙,只見孫水娟切下一塊泥條碼在工作臺上,雙手推動泥條,慢而有力地滾動,由掌心滾到指尖,再由指尖滾回掌心,反復操作數次,隨著泥條由粗變細,均勻自然地向兩端延伸。她靈巧的雙手把搓好的泥條放在作品上使之銜接,然后用指腹一點一點地捏勻,并使之平滑無痕。

這時,她的頭低下來,齊耳的短發把她襯托得更加純粹,水娟的眼睛凝視著即將完成的作品。偶爾抖動的睫毛觀照著作品的修整弧線,雙手不間斷地拿捏整理,額上的碎發不時變換角度。

這樣的動作重復N次后,作品才上升了少許的高度。看得出,作品《絲路瓷語》流暢的造型和美好的寓意讓水娟頗為自豪。

 

她緩緩地直起身子,眼睛慢慢地從作品上挪開,輕輕地搖動了幾下肩膀,一邊整理臺面一邊說,今天只能到此為止,再高的話會承受不住,我是特別尊重泥性的。

水娟莞爾一笑,她的臉有著恰好的弧度,顯得美麗而自信。有創造力的女人充滿魅力,用在水娟身上恰如其分。

孫水娟的作品基本采用這種古老的泥條盤筑法,一根泥條不過一厘米的高度,所以,孫水娟盤筑泥條的數量就是鈞瓷作品的高度,她的作品鐫刻著無法數清的指痕。

 

古法新意塑鈞魂


拂去被歲月遺忘的厚厚塵埃,古老的泥條盤筑法在孫水娟的鈞瓷造型藝術之路上煥發出勃勃生機,啟迪著孫水娟的創作靈感,拓展了她對鈞瓷造形藝術的自由和隨意性,拓寬了孫水娟的藝術人生,從而使孫水娟找到了一條通往鈞瓷藝術巔峰的原始之路。

 

盡管這條道路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時間,然而,孫水娟認準的路,八頭牛也拉不回來。

從考古發掘的陶瓷器皿來看,無論是黃河流域的彩陶文化還是尼羅河畔的黑頂陶器,距今五千年前新石器時代的先民們在制作大型陶瓷器皿時,大都采用泥條盤筑的成型方法,這種方法是人類最古老的陶藝成型方法之一。

 

泥條盤筑法是用粗細一致的泥條,層層盤疊壘筑,按著漸次增大或減小的規律連接在一起,壘集成所需要的形體。

孫水娟通過長期大量的鈞瓷造型摸索出的實踐經驗,認為泥條可以自由地彎曲與變化,有助于復雜器型的變化多端,滿足大型的器皿豐富的形體變化,有助于塑造和把握人物作品的肌肉、骨骼和面部表情。為創作各種不規則器型和多種題材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

且在造型空間所受的限制較小,隨意性強,有很強的表現張力和創意空間,更符合鈞瓷藝術的造型需求。

 

從而使孫水娟在捕捉創作靈感、表情達意方面更加得心應手。她在長期的鈞瓷造型藝術實踐中把泥條盤筑技藝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達到爐火純青的藝術境地。

泥條盤筑法的許多優點是手拉坯等其它一些成型方法所不能替代的,也是現代陶藝家在創作中經常使用的成型方法。但是,在鈞瓷領域,由于普遍采用手拉坯或注漿成型工藝,泥條盤筑法被束之高閣,甚至漸漸遺忘······   

現代藝術是個性發展的多元藝術,孫水娟的藝術個性沉淀了她從事多年的鈞瓷藝術,具有中國鈞瓷特征的民族文化心理特質。

孫水娟多年的從業經歷加上年輕的現代藝術視野,古老與現代并重,在鈞瓷塑形的道路上重新發掘、整理、汲取古老的泥條盤筑藝術形式,并使之發揚光大,賦予自己獨特的藝術感知能力,使古老的泥條盤筑技藝在鈞瓷藝術領域大放異彩。

孫水娟的作品無論在制作工藝還是在文化的延展性方面,獨具思想性和生命力,因而具有個性化和唯一性。中陶協副會長趙學仁先生稱贊孫水娟本身就是一座美麗的藝術寶庫,具有不可復制的珍貴特性。

孫水娟以女性的細膩和柔韌克服泥條盤筑成型的層層難關,從每一種瓷土配方中認真篩選,研究各種瓷土的特性和配比關系。經過層層繁瑣的工序,符合心理預期的泥巴才緩緩登場。

 

爾后,孫水娟用雙手盤出每一根泥條的韌性和耐力,基本避免了在盤筑成型后的開裂問題。用泥條盤筑法完成一件大作品或一件比較復雜的作品,歷來都是有困難的。因為作品本身要有一定的強度才能承受泥條繼續盤高,所以,一件作品往往要經過數天甚至半個月或者更長的的制作過程。 

在盤筑過程中,必須握好泥的干濕度,還要注意每一次銜接部位的濕度,才能保證已經形成的胎體和泥條之間的粘連融合。更重要的是,還要掌控器型的整體圓潤線條,使作品呈現古樸、流暢和富于變化。

孫水娟的作品就像她本人一樣,質樸中透著靈性,奔放中蘊含自然,具有大師氣質的率性而為,又兼具創作的隨意性。

孫水娟十幾年如一日,一直堅持用這種古老的塑型方法進行創作,由生疏到熟悉再到熟練駕馭,她把泥條盤筑法真正地用活了。在傳承中發展,在發展中賦予更多的內涵和外延。使作品拋棄了繁縟和花哨的裝飾,回歸原始的本真和質樸。 

泥條盤筑工藝是最原始最純粹的手工藝術,自始至終不需要任何工具輔助完成,作品通體布滿指痕,宣泄著孫水娟的情感起伏。

鈞瓷藝術自唐宋發展至今,作為一門古老而又現代的生活藝術,滿足了人們藝術生活的實用性和觀賞性。孫水娟創造性地使原始技法與現代審美相融相生,匠心獨運,回歸傳統,不斷探索。

 

用古老陶藝的質樸語言豐富現代鈞瓷藝術的新語匯,這些原創符號在孫水娟的藝術世界里一氣呵成,無縫銜接。這樣的工匠精神烙印著本土民族文化特征的審美情趣又不乏現代意識的原創孤品,才具有交流的價值和傳世的可能性。

 

三年終成羅漢像


孫水娟用高度概括的鈞瓷語言塑造著一個個佛教題材,把泥條塑造成獨一無二的藝術珍品,在釉色窯變的輝映下,彰顯著佛禪文化的永恒魅力。

孫水娟對于傳統器型的再創造、佛教題材所引領的禪文化內涵以及對現代題材的大膽嘗試,無不呈現出孫水娟追求簡單極致的生活美學。時間是最好的檢驗師,二十年過去了,御鈞齋鈞瓷原創博物館里陳列的藝術品件件出彩,讓同行們無不伸出大拇指。

 

水娟的作品,經得起時間的仔細揣摩。讓我們深信,真正優秀的作品誕生時,往往會大過自身的格局。隨著歲月一層層包漿,不斷提升它們的價值。

每一次值得的等待,到最后都會不期而遇。耐得住寂寞,耗得起精力,不急于求成求名,以一顆平常心專注鈞瓷。這是孫水娟和趙學仁先生多年以來無形中達成的默契。

孫水娟曾經用三年的時間只做了一件事——創作鈞瓷十八羅漢像,這三年是忘我的三年,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揣摩十八羅漢的體貌特征,無數次嘗試羅漢的衣紋飄舉,更多的是把握羅漢的面部表情。

 

而這些都需要用線條去表現,用盡所有的知識儲備不足以表達十八羅漢的各個情態,孫水娟一頁頁地翻看佛教書籍,一張張地描摹羅漢畫像,漸漸地,羅漢的情態在水娟的腦海里生了根,十八羅漢各有特點各具情態,著手創作的水娟成竹在胸。

她創造性地把以線造型的繪畫藝術語言充分運用到鈞瓷造型中,這是孫水娟的高明之處。通過手指的力度揉捏使羅漢產生動作,把羅漢的肌肉骨骼塑造得栩栩如生,剛柔相濟的力感和佛文化內涵,賦予羅漢內在的生命力。

 

孫水娟最大限度地運用泥條盤筑工藝的自由表達極限,強化羅漢形象的手法層出不窮,使十八羅漢這一佛教題材衍生出更多禪意的審美情趣,鈞瓷羅漢或安詳或狂放,直達佛法無邊的精神境界。

孫水娟塑造的十八羅漢的面部表情堪稱經典,她善于撲捉瞬間情態,把握每個羅漢的個性特征,濃眉深目,大鼻隆突,滿面絡腮胡須根根如生,頭顱結構和面部表情夸張,強調眼部神態,直達竊目欲語之境,歆和中國佛教傳統。

鈞瓷羅漢神情生動,或坐或站,或眼觀流云,衣紋恍如行云流水,線條流動飄逸。有的羅漢威猛奇特,身形偉岸,線條轉折宛若繞指之鋼,饒有奇趣而又不失法度,是鈞瓷藝術與佛教藝術別具意義的融合。

 

孫水娟的羅漢造型于飄逸中蘊含力道,把十八羅漢獨立不羈、一身正氣又放浪形骸的個性特征表現得淋漓盡致,呼之欲出。鈞瓷羅漢惟妙惟肖,恣肆狂放、躊躇滿志而又怡然自得。

十八羅漢清高超逸、不屑凡俗的精神世界,賦予鈞瓷更高的藝術價值。 如今,這十八羅漢在鈞瓷原創博物館里被更多的人欣賞贊嘆,成為鎮館之寶,榮獲國家專利。

 

未完待續

白小姐53期玄机图